英格兰1966世界杯阵型「忆06世界杯英格兰双德三大阵型下的艰难共存」
笔者按:

在此前“双德共存纪实”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笔者通过描述“球员表现 战术布置”的方式回忆了兰帕德和杰拉德首次大赛合作(04欧洲杯)时的情景——《双德十年共存纪实之04欧洲杯——世纪难题诞生前的美好》;而在今天的第二篇文章中,我们的视线将转到两年后的世界杯舞台上,看看双德在德国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最好的英格兰和最强的双德

2006年世界杯前夕,向来长于“鼓舌摇唇”的英国媒体坐不住了,他们发动舆论机器,向外界宣扬这样一个观点:即将征战德国的英格兰队完美继承了04欧洲杯“黄金一代”的班底,同时历经两年时间沉淀,变得更加成熟强大,三狮军团势必将成为夺冠的最大热门。

06世界杯英格兰

虽说英媒的此类言论多少有些“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但纵观当时32支世界杯决赛圈球队的纸面实力,人们又会觉得他们所言非虚。

从年龄架构上来看,埃里克森的球队以中生代球员为班底,同时兼顾初出茅庐的年轻血液,拥有一套极为科学的阵容体系;而从球员实力来看,06年的那支英格兰队在多个位置上坐拥顶级球星,其球技在联赛中早已得到检验,说是名气与实力共存并不为过。

以本系列文章的两位主人翁——兰帕德和杰拉德为例,前者在性格主帅穆里尼奥的调教下蜕变为欧洲足坛最出色的中场得分手,荣膺世界足球先生和金球奖双料亚军;而后者则在战术大师贝尼特斯的关怀下迅速成长,带领红军逆转我米登顶伊斯坦布尔。

双德

和两年前的葡萄牙之夏相比,28岁的弗兰克.兰帕德与26岁的史蒂夫.杰拉德无疑更为成熟也更具大赛经验了,尽管在此前的世预赛中曾短暂出现过二者“1 1<2”的情况,但从总体上看,在英格兰通向世界杯决赛圈的道路上,双德搭档的表现依旧可圈可点,由此也加深了世人对这对中场组合、乃至英格兰队的期待。

宏观战术:埃里克森的三套体系

在英格兰队征战06世界杯期间,瑞典老帅埃里克森为三狮军团制定了三套作战方案,其分别是:1、过去多年沿用的传统4-4-2;2、单箭头主导锋线、单后腰主担防守的4-1-4-1;3、撤下灵巧型前锋,杰拉德前提至影锋位,思路转变为强攻的激进型4-4-1-1。

而当该届大赛结束后,当人们回头总结英格兰队5场比赛的表现时发现:上述三套体系都曾在实战中得到启用,不过其各自受信任程度有所不同。简单来说,4-4-2是英格兰队小组赛阶段的主旋律,4-1-4-1则是其杀入到淘汰赛后的倚仗,而强攻型4-4-1-1不过是穿插在两套主阵型中的“调味剂”罢了。

埃里克森和鲁尼

既然如此,在从宏观角度总结了德国世界杯期间英格兰队的战术思路后,我们不妨分别以每个具体阵型为切入点,着重观察双德在不同体系下的“共存情况”。

4-4-2体系:一攻一守难言出彩

小组赛阶段,英格兰队3场比赛的首发阵型均为平行站位4-4-2,而除了对阵瑞典时哈格里夫斯顶替杰拉德出任先发外,双德基本上都是处于一个并肩作战的状态。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在与巴拉圭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比赛中,双德共存的表现与04欧洲杯时期相差甚远,以至于影响到了球队正常运转的地步。

小组赛首轮对阵巴拉圭442阵型

正如广大球迷朋友所了解到的,当双德同时出现在4-4-2体系下的中场中路时,杰拉德往往会是那个做出牺牲的人,虽说二者同为后腰,但利物浦队长一般会承担更多防守任务,为球队防线保驾护航。仅从战术层面考虑,这样的安排不无道理:神灯在俱乐部时就擅长后插上得分,进攻属性大于防守属性,与之相比杰拉德技术能力更为全面,能者多劳的道理谁都懂。

兰帕德

小组赛首轮面对巴拉圭,上半场英格兰的进攻思路很清晰,就是打长传冲吊,由克劳奇以以头球回做的方式为身边的欧文及身后的双德创造机会,但从比赛效果来看,这样的战术安排只实现了一半,即高佬的确能拿下一点球,也能回做,但在此后双德与前锋的配合上则略显凌乱,未能对巴拉圭的防线造成威胁。

对阵巴拉圭,英格兰的战术就是传中和冲吊,借由克劳奇为身边的欧文和身后的双德做球,杰拉德站位相对靠后

而此后对阵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由于对手紧缩防守的战术策略,英格兰占据了控球率和场面上的绝对主动,因此作为双中场的兰帕德和杰拉德也可以将更多精力投入到进攻中。赛后统计显示,整场比赛双德一共祭出多达11脚射门(兰帕德8次,杰拉德3次),而红军队长更是收获了一个进球,由此可见二人在进攻端发挥尚可。但问题的关键就在这,作为名义上的双后腰,组织和防守才是双德的本职,而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的表现又是不及格的。

杰拉德防守

面对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收缩三线距离,低位防守等待快速反击的策略,组织端双德无法为前场送出具有穿透性的传球,防守端又无力拦截对手的犀利反击推进,以至于比赛场面一直处于得势不得分,却又时不时被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惊出一身冷汗的尴尬状态。

主导第二场比赛胜利的是两位小将上场后的两翼齐飞以及小贝后撤后的长传,克劳奇依旧是战术支点

事实上,此役真正主导比赛胜利的关键因素不是双德所在的中场,而是边路。下半场第58分钟和第75分钟,埃里克森分别用伦农和唐宁换下卡拉格与乔科尔,并创造性地将贝克汉姆后撤到右边后卫的位置上,通过两名小将的突破下底以及小贝后撤后精准的右路长传,不断为中路高点克劳奇输送炮弹,才有了后者的打破僵局。而杰拉德在补时阶段的破门虽说是其远射能力的体现,但可别忘了,正是列侬和贝克汉姆同时压上后吸引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多达两名防守球员的注意,红军队长才能在几乎无干扰的情况下起脚打门。

小贝

4-4-1-1体系:短暂适用效果上佳

话说在06年世界杯开始前,就曾有英媒谏言埃里克森:可以将克劳奇单箭头,杰拉德踢影锋的4141作为英格兰队的常规战术,但瑞典老帅并未采纳这一建议,在此后的正赛中,三狮军团仅在2:2战平瑞典队的比赛中短暂使用该体系,而效果其实相当不错。

是役面对北欧海盗,埃里克森将黄牌在身的杰拉德放到了替补席上,改启用哈格里夫斯搭档兰帕德占据中场中路。直到比赛第69分钟,眼见场上僵局难破,进攻心切的老帅才放手一搏,用杰拉德替补鲁尼,并出现在了影锋位上。

对阵瑞典英格兰上半场球员站位一览

杰拉德替补登场后出现在影锋位上

事实证明,当双德不在同一频道时,他们各自的发挥都可以上一个台阶。对兰帕德而言,尽管神灯依旧未能取得进球,但他在进攻端和组织端的表现却是有目共睹的。整场比赛神灯共5次打门(全队最多)2次射正;完成50次传球,并为锋线送出了2次威胁球。这样的表现是他此前与杰拉德搭档双后腰时所不曾有的。赛后,有媒体认为:兰帕德场上表现的提升得益于哈格里夫斯的出场,这位曾被中国网友调侃为“白又硬”的拖后中场在防线身前树立了一座屏障,极大地解放了兰帕德。

至于杰拉德则更不必多说,作为影锋出现的他发挥出了在那届杯赛中的最佳水准:防守端充当门线天使拦出了瑞典队的一粒必进球,进攻端更是头球破门,彰显了其全能本色。

双德同台

4-1-4-1体系:兼容之路格外崎岖

在英格兰闯入到淘汰阶段后,由于欧文的意外受伤,埃里克森选择变阵4-1-4-1,安排卡里克(对阵厄瓜多尔)和哈格里夫斯(对阵葡萄牙)出任单后腰,而让双德同时出现在中前卫位置上,其战术意图十分明显:希望借由单后腰的防守能力解放兰帕德和杰拉德,让二者可以将全部精力放到组织端和进攻端上。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丰满的理想和骨感的现实往往相伴相随,瑞典老帅的变阵将双德推向了失败的深渊,二者不兼容问题在淘汰赛阶段达到了顶峰。

失败的4141!

与厄瓜多尔的比赛全面暴露了双德同为中前卫时对英格兰中场运转上的负面效果。按照埃里克森的设想,双德身后有了卡里克背锅,应该可以和鲁尼、乔科尔这些小技术不错的球员打出配合了吧,双德彼此也能做出小范围的短传配合,从而将皮球运送到前场了吧。

可真实情况是:是役最大的问题便是中前场出现了严重脱节——杰拉德和兰帕德在组织端风格类似、站位重叠不说,更恐怖的一点在于二者几乎毫无默契可言,其直接结果就是皮球无法通过地面渗透的方式通过中场,最后无奈之下只能重新捡起长传冲吊的老黄历;中场双核彻底不兼容的最大受害者就是作为单前锋的鲁尼,身高和背身能力都不是小胖的优势,面对长传打法并不适应的他一度陷入到厄瓜多尔后防线的重围之下,十分无助。

无奈的英格兰

而等到与葡萄牙的1/4决赛,埃里克森依旧我行我素,继续使用4-1-4-1体系,唯一的区别不过是将单后腰卡里克换回了哈格里夫斯罢了。然而换汤不换药的瑞典人始终不愿意承认这点:淘汰赛阶段英格兰的问题核心在于上述中场组织混乱和中前场脱节上,和单后腰的防守能力关系不大。于是乎我们看到面对技术能力更为出色的葡萄牙,孤立无援的鲁尼几乎崩溃,两场比赛累积的怨气在一瞬间爆发,这才有了最后曼联前锋被红牌罚下,三狮军团少打一人,最终又点球落败的惨剧!

鲁尼被战术坑了

写在最后:

综合06世界杯英格兰全程的表现而言,打进两球的杰拉德表现无疑比兰帕德更好,但这并不是本文想要强调的。笔者行文的着力点始终是双德之间的配合以及二人在组织端乃至防守端对球队体系运转的贡献上。综合来看,埃里克森的三套体系,4-1-4-1把杰拉德放到影锋位最佳,平行站位,但杰拉德主守的4-4-2次之,最差就是4-1-4-1双德打中前卫,这一战术毁掉了那届英格兰的世界杯征程。

长文不易,咱们下一阶段:“10世界杯”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